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TILL

不定时长的延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wherever you are  

2017-11-01 23:01:58|  分类: 永恒的孤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还在等结果。
焦急。但是又想慢慢等。
反正,等到结果以后,你让我好好揍一顿就是了。
所以我不急,我等。

离开那里和他之后,有好一阵子都不敢听标题这首歌。可能是害怕想起自己上一次的一厢情愿,在自己心里凿出的伤疤之痛。痛到即使已经不再喜欢那个人,喜欢他时爱听的歌,都粉碎成了一把又一把的盐,入耳即能瞬间渗入那些明明已经愈合的旧伤。

在某人车上听到这首歌的时候,车子大概开到哪里,他摸头发的样子,我看窗外看自己手指还有偷看他的拘谨,最后他笑着说做准备工作的时候你要先把道具备齐,土豆块和玉米一次性拿出冷冻柜,有空你可以看看A桑是怎么做到那么有效率的……那些画面和语句,至今仍记得一清二楚。

这样的场景还有太多。
不知道为什么都深深地印在脑海中,无法忘却。
一块又一块,好像被胶水黏住了一样,抠也抠不掉。
闭上眼睛睁开眼睛都是他的影子。

名为喜欢的胶水。

曾几何时,我喊着好想成为某个人的天使。然后被现实折断翅膀重重地摔向地面。
我以为自己再也飞不起来。
然而没想到几年以后,会有个人播了一首歌,歌词里唱,you are my angel

一直不敢去想,因为真的很害怕,因为真的太喜欢。

今天和B姐姐打电话的时候,被问起,呀,你觉得这个小伙怎么样,那,那个小伙怎么样?哎?你是不是不急呀?不是我不急啊姐姐。我急呀。可是姐姐,我有喜欢的人了呀。怎么去喜欢别人。
又想起前两天和娘聊天,娘顺口提起她同事的儿子,说你可以先聊了试试。我想也是,反正某人死活不回复我,我也该放弃了,so不如聊了试试。但是答应了之后我想象了一下自己和别的男人聊天的样子,心口瞬间就紧了起来。你爷爷的,我居然已经重症到连和人聊天都做不到了。不对,是想象一下和人聊天都做不到了。真是尼玛病入膏肓。这样一个病入膏肓的晚期患者,还是不要出去祸害别人了。所以最后我还是把娘的好意给婉拒了。我说,聊天可以,但是你得先给人家说明白我心里有个人+v+

其实再次见到他之前,我已经预想了各种糟糕的可能性。被无视,被闪躲,被回避,就像一年前那样。
没想到结果却是意料之外的温柔。
ひさしぶりのちゃん付け。
そうだよ。ツンデレは照れてる時が一番かわいいんだよバーカ。
ツンツンしてる時もかわいいけど。(おい

还有就是一如既往地不愿意Csan接近我。我又不喜欢他!喂!
我不喜欢的人他靠过来我自己会生理性回避的好么!
所以说,你们有感受过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我想见这个人,我想要这个人,想和他在一起这样疯狂的状态吗?
所以说,这种喜欢是生理性的,是细胞层面的,是基因方面的……
所以说,我不是不急,只是我想等他;因为是他所以我愿意等;不是年纪到了所以要赶快找归宿,而是因为是他所以想要一个可以一辈子走下去的约定……时不时会有些言论飘过来,说些所谓的过来人的经验给我听,我其实真想回她四个字,XXXX。(粗口自主屏蔽

感觉,是培养不出来的。能培养出来的,都是错觉。

说真的,在结果没出来前,我为什么要说得这么嚣张。
最后要是被打脸,痛的还不是我??

但是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。
就像我冒着会再也没有勇气听BUMP的风险,依旧在车上LOOP着他们的专辑。

因为想和你一路走下去,所以无所畏惧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